三湘惊雷震九州 ——长沙和平起义纪实

绿色新闻 | 2019-08-04 09:49:41
星辰在线 | 编辑:陈贝贝

  1949年8月4日,湖南省会长沙,这个长期以来处于国民党统治之下的省会中心城市,传出了一个震惊中外的消息:国民党长沙绥靖公署主任兼湖南省政府主席程潜、国民党第一兵团司令陈明仁,率领所部宣告起义。这是长沙3000年历史中最具戏剧性的变化,是一场惊心动魄、波谲云诡的斗争。

  湖南的老“家长"程颂公,竞选不成得了个湖南

  1948年夏,中国人民的解放战争已发生了有利于我不利于敌的重大变化。经过一年来的战争,国民党军队士气低落,被我人民解放军分别钳制在东北、华北、西北、中原和华东5个战场上。国民党统治集团内部矛盾进一步激化,一些地方实力派开始与共产党联系,准备投向人民。就在此时,离开湖南政坛近20年的程潜,回到了湖南,上任长沙绥靖公署主席兼湖南省主席。7月24日上午9时20分,程潜乘专列抵达长沙车站,月台上鼓乐齐鸣,人头攒动,省会各界人物、地方绅士纷纷向他扬起欢迎的双臂。

  程潜,字颂云,1882年出生于长沙府醴陵县。1903年考入省城湖南武备学堂,后留学日本。l905年加入同盟会,辛亥革命时,参加了著名的武汉保卫战。此后的护国、护法战争中,程潜无役不从,历任护国军湖南总司令、护法军湖南总司令。北伐战争中,他担任国民革命军第六军军长,取南昌、克南京,功勋卓著。抗日战争爆发后担任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兼河南省主席,后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副参谋总长、代理参谋总长。程潜一生南征北战,叱咤风云,威名显赫,在党国内的湘人中,向以“家长”称之,又以其字尊称为“程颂公”。

  

  (程潜戎装照)

  程潜一生的军政生涯中,与蒋介石共事20多年,但与蒋早就有了很深的矛盾。l945年8月,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率中共代表团赴重庆与蒋介石进行和平谈判。谈判期间,毛泽东曾于9月20日拜访程潜。两人互相叙旧,漫谈时局,在谈到未来将要举行国大选举时,毛泽东主张程潜参加竞选,说:“竞选副总统搞成了,好主持国共和谈;如果搞不成,你就只要个湖南。”毛泽东的一席话,给程潜留下深刻的印象,对他后来的政治生活直至举行长沙和平起义产生了重大影响。果真,l948年3月,程潜参加了竞选,而且也果真失败了。但是郁闷中的程潜却意外地发现他在家乡人中有着相当的影响力。而蒋介石为控制湖南,以制衡桂系李宗仁、白崇禧,便拉拢程潜,任命程潜为长沙绥署主任,总制湘、赣两省,并兼湖南省政府主席。与桂系早有宿怨的程潜如愿以偿,果真得了个湖南。

  颂公抵长当日,在省政府礼堂即中山纪念堂,举行了隆重的欢迎大会。程潜在会上发表演说,讲着讲着,慢慢撇开那个“有和平倾向,符合民意”的讲稿,竟慷慨激昂地大谈起“戡乱剿匪”来:“我程颂云今年六十有七了,但是,我决不惜任何牺牲,要与‘共匪’拼命,纵然活到一百岁,我也还有勇气与他们拼命……我现在既然回来担任省主席了,大家也就不用怕共产党了。共军只怕他们不来,来一个杀一个,一起丢到湘江河里去。”讲得威风凛凛,杀气腾腾,邓介松、萧作霖等有和平倾向的人,在台下听得莫名其妙、目瞪口呆。会后,程向邓、萧解释说,这些话是有意讲给南京方面听的。

  萧作霖是程潜的老部下和亲信,他极力支持颂公回湘主政,曾出面邀集李默庵、黄杰等湘籍黄埔学生,到陈明仁家吃饭,提出了“团结拥程,回乡应变”的主张。邓介松原是唐生智部属,时任湖南民政厅长。邓、萧两人,一文一武,可谓程潜的左膀右臂。因此,程潜回湘主政,就将两人分别任命为省政府秘书长和长沙警备区司令。为了实现湖南民主和平的局面,颂公回湘之初花了很大的心思和精力来稳固自己的地位,对反对他的势力,分别采取拉拢、安抚、调离等手段,逐渐理顺了方方面面的关系。他集长沙绥靖公署主任、湖南省政府主席、湖南省党部主任委员、湖南省保安司令、湖南省军管区司令五大要职于一身,站稳了“家长”的脚根。

  中共湖南省工委不失时机,策动长沙和平起义

  程潜回湘后的矛盾言行及种种举措,引起了中共湖南省工委的密切注视。省工委根据中共中央“应注意团结一切中间分子,孤立反动派”的指示精神,对程潜进行了历史的全面的分析,认为程潜曾两次同共产党合作,在湖南有较大名望,在南京政府又受到蒋介石和桂系的排挤。因此,省工委书记周礼认为“有争取程潜转变立场,站到人民方面来的可能性”。l948年8月,省工委建立了统战小组,指定中共党员、湖南大学经济系讲师余志宏任组长。

  

  (三角塘省工委旧址)

  余志宏领受了策反程潜起义的任务以后,深感责任重大。经过一段艰苦的工作,他终于找到了两位能够直接影响程潜的重要人物一方叔章和程星龄。

  方叔章当时是省政府的顾问,抗战中任程潜天水行营的秘书长,与程交往甚深,无话不谈。方为人开朗,对时局有开明的看法。余志宏通过关系认识了方叔章,经常到方老家,给他分析解放战争的胜利形势,阐明共产党对起义人员的政策,以期由他去影响程潜及程潜身边的人。

  程星龄,程潜的族弟,生于l90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曾任过福建省政府顾问、秘书长。余志宏在福建时就与程星龄有交往,知道他是一个拥共反蒋的进步人士。于是,立即托人给在台湾的程星龄带去一信,催他从速回湘有所作为。程星龄回到长沙后,马上又成为萧作霖和邓介松要寻找的人物。他们在颂公面前周旋,在省府增设了物资调节委员会,任命程星龄为主任委员,正式把他拉进了省政府。

  有了方叔章和程星龄,余志宏的活动更加频繁了,在王家菜园搞一个时事座谈会,邀请了长沙绥署秘书长刘岳厚、长沙市长蒋昆和在湖南省银行工作的唐文燮3人参加,表面上是座谈时事,实际上是通过他们,了解动态,并起掩护作用。

  

  (桃子湖方叔章公馆)

  11月19日,湖南大学附近桃子湖方叔章家举行了一次特殊的家宴,应邀赴宴的除余志宏外,还有邓介松、萧作霖、程星龄,湖南大学著名教授李达、伍薏农,民盟湖南负责人肖敏颂等,可谓高朋满座,四壁生辉。由于李达的出席,更使邓介松等省府大员感到有幸。李达,中共一大的12位代表之一,又是著名社会科学家,他的到来为这小小的家宴增添了不少色彩。酒宴上,大家畅谈时局,国民党败局已定,湖南怎么办,程潜怎么办,成为议论的中心。当听到萧作霖说颂公有主和的一面,但还有不少顾虑的时候,李达把话题接了过来:蒋介石往后是不可能派兵到湖南来了,也没有什么兵可派了,白崇禧尚在武汉,以后可能到湖南来,但也只能是路过,或许会有一个短暂的停留时间,但他想在湖南阻挡住解放大军是不可能,湖南的解放指日可待。李达一番精辟的分析,使满座耳目一新,豁然开朗。

  桃子湖聚会的话题很快就传到了程潜耳中,特别是李达的真知灼见,深深打动了程潜。方叔章也去找过程潜。他开门见山地给老朋友点明,你一家l0余口,到香港或美国,你没有人家有钱,生活怎么办?去台湾,你受得了蒋介石的气吗?你就连李德邻、白健生也没法搞到一块呀,今后怎么办?颂公心动了。

  1948年12月,全国政治、军事形势发生更加剧烈的变化。平津战役进入后期,淮海战役大局已定。国民党统治集团更加分裂,白崇禧在武汉公开扯起“和平”与驱蒋的旗帜。在这种情势下,程潜必须对自己的政治出路和湖南的前途作出果断的决策。1948年的最后一天,程潜迈出了和平起义有着决定意义的一步。就在这天深夜,他对程星龄说:“我的决心定了,你全权代表我和中共地下党进行联系吧。”他唯一有所顾虑的是,他被列上了中共中央关于惩办战犯的名单。

  1949年1月14日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发表《关于时局的声明》,提出和平谈判八项条件。l月21日,蒋介石宣布下野,李宗仁任代总统。在这一新的政治背景下,中共湖南省工委决定把争取程潜的工作,推向使他响应八项条件、促成局部和平的阶段。l月22日,程潜正式复电行政院长孙科,并在长沙和上海的报上发表,表明对中共八项条件除惩办战犯一条尚须商讨外,其余7条均可接受。第一次公开表明了不再反共、谋求和平的态度。针对程潜对列入战犯的顾虑,周礼在余志宏的陪同下访晤了程星龄,请星龄向程潜转达了中共关于战犯问题的诺言:只要站到人民方面上来,不仅不会算旧账,而且会受到应有的礼遇。

  程潜义无反顾,终于抉择了和平起义的道路。于是他下令在全省停止征兵、减少征粮,释放政治犯,并撤换了坚持反共的长沙警备司令蒋伏生的职务。

  陈明仁移师湖南,唐生智命驾来省,长沙和平起义形成阵营

  程潜内心深处还有一点顾虑,手下那群掌握兵权的“天子门生”会不会跟他走呢?特别是长沙绥署3个军全由主战派黄杰把持,程潜能直接指挥的仅有4个保安旅。旧历年除夕,颂公把程星龄又召到卧室,忧心忡忡地把心病抖了出来。两人苦思冥想,反复权衡,同时想到了一个人,一个既掌握有部队又非常敬重颂公的人。如果能得到这个人,湖南和平大业就有了把握,而且就可以不用再担心那些“天子门生”了。这人就是华中军政长官署副总司令兼第一兵团司令陈明仁。

  

  (陈明仁签名照)

  陈明仁,字子良,程潜的同乡。1903年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1924年,他只身到广州,进入程潜办的“大本营陆军讲武学校”,同年9月,讲武学校合并于黄埔军校,陈明仁又成为蒋介石的黄埔弟子。陈明仁戎马一生,能征善战,先后参加东征、北伐、中原大战,屡建奇功;抗日战争中,他率部参加桂南会战、滇缅战役,浴血奋战,力挫顽敌,因此,在国民党将领中号称“铁血将军”。1947年四平战役,陈明仁以效忠党国、报答蒋介石知遇之恩,死守危城40多天,辗战19昼夜,而红极一时。然而,他并未因战功升迁,反遭陈诚控告而免职,调任有名无实的国民政府中将参军。后经白崇禧邀请,赴武汉就任华中剿总副司令兼武汉警备司令,又兼第一兵团司令。白崇禧希望他以死守四平的精神来保卫武汉。而蒋介石还寄望他驻守武汉以牵制桂系。

  为了调动陈明仁回湘,程潜很费了一番苦心。先是命绥署高参张严佛去武汉与陈密谈,继而又请出前国防部次长刘斐去汉游说。白崇禧与刘斐旧谊不薄,因而丝毫不怀疑刘斐有其他用心。刘斐想出了一大套理由:湖南战略地位重要,既是武汉后方,又是广西门户,而程潜实力不强,应加派军队去充实。刘的建议正中白的下怀,白当即向程潜提出将陈明仁调驻湖南的建议,程潜自然回电同意。于是,白崇禧不经国防部调令,即令陈部开拔。1949年2

  月,待到白崇禧派人到溪口、台湾分别向蒋介石和陈诚报告时,陈明仁已率所部5万余人进驻湖南。程潜声色不动,将陈明仁策动回湘,确为当年奇妙的一着。

  据知情人回忆,陈明仁回湘当日下午就驱车来到程府。颂公当即叫人摆下几盘精致的家乡小菜,一瓶茅台好酒,两人慢酌细谈起来。从25年前的师生情谊谈到眼下国势湘局,越谈越投机。酒至半酣,陈明仁从身上掏出一张折叠整齐的纸条。原来是蒋介石给陈明仁的手令,要陈到湘后监视程潜的活动。程潜看后,淡然一笑,说,现在你兵权在握,要杀要抓,悉听尊便。陈明仁慨然表示,我宁可负蒋介石和白崇禧,决不会负颂公!把手令撕成了碎片。经过地下党的努力和程潜的启发,陈明仁很快与程潜取得了走和平道路的默契。

  移驻湖南后,陈明仁为迷惑白崇禧和国民党特务,在公开场合总是摆出反共的姿态。在一次会上,他拍桌大骂:“共产党公开活动,没有人管,我要杀人!”1949年4月北平和谈破裂后,程潜召开会议商讨时局,陈明仁却张言:“要在中央和白长官的领导下,作战到底,不能再有其他企图!”弄得会议不欢而散。

  1949年4月南京解放,武汉岌岌可危。白崇禧为牢固地控制湖南,亲自来到长沙,对程潜形成极大威胁。省参议会议长唐伯球、省工业会理事长陈云章等爱国人士聚会商议,决定把闲居东安的唐生智接到长沙与程潜合作,以对付白崇禧。随经中共湖南省工委和程潜同意,乃以省市工农商6团体及51个人民团体名义南下迎唐。

  

  (唐生智签名照)

  4月25日,迎唐代表陈云章和席楚霖、周翊襄一行人到达东安唐生智家,陈云章说明来意后,唐生智当即表态:“如果是去为程颂云保驾,我是决不去的;为湖南3000万人民,我是可以去的。”只一句话,既含蓄又明了,表明了他对和平运动的态度,也流露出他与颂公几十年来的恩恩怨怨。

  4月29日上午10时,唐生智专列抵达长沙。程潜亲率省军政文武大员及人民团体代表共约300多人,冒雨在车站等候,场面之热烈不亚于迎接程、陈莅长时的情景。5月2日下午,省参议会礼堂举行盛大欢迎会,会上成立了“湖南人民自救会”,推唐生智为主任,辛亥元老仇鳌、湘西巨头陈渠珍为副主任。唐生智英雄豪气不减当年,慷慨激昂,即席演说:“湖南人为救命而团结,才可对得起革命先烈不死的精神,本人一定以全副之精神拥护各位完成这一使命!”

  唐生智到了长沙,与程潜、陈明仁3人以各自的职权、名望,分别代表着政权机构、军队、民众团体3个方面,形成了长沙和平起义的强大阵营。

  白长官败退入湘,白色恐怖再罩长沙

  5月16日,人民解放军以摧枯拉朽之势攻占武汉,白崇禧率数十万军队败退湖南。为实现其“湘桂联防”体系,白崇禧将其华中军政长官公署迁衡阳,另于长沙藩正街省参议会大院设指挥所,坐镇指挥。决心“在湖南和共军决一雌雄”。白崇禧的到来,使长沙又回到白色恐怖之中。长沙和平民主力量遇到严峻的考验。

  

  (白崇禧)

  白崇禧到长沙后,大肆摧残和平民主力量。他采取种种高压手段,逼走唐生智,解散“自救会”;改组省政府、改编湖南部队,甚至千方百计要将程潜调离湖南。

  他疯狂地镇压长沙新闻界和学生运动。其时,长沙新闻界已基本为中共地下党和进步人士控制,常使国内政治军事动态,通过“共军猛烈进攻,国军转移阵地”之类大字标题予以巧妙反映。白崇禧对此也不能容忍,接连对长沙《中央日报》《中兴日报》《晚晚报》等进行停刊处罚,并拘禁了长沙《中央日报》社长段梦晖。6月12日,长沙市学联举行联席会议,特务20余人闯进会场,当场捕去2人。几天后,国民党特务又制造了震动全省的高继青惨案,将长沙克强学院学生、自治会主席高继青绑架至市郊左家塘活埋。

  在白崇禧实施白色恐怖期间,最痛苦的是陈明仁将军。他一方面要在白长官面前表示与“共军血战到底”的决心,另一方面要暗中保护一些地下党员和进步人士。如宪兵十团团长姜和瀛接受中共地下党的影响,把一批思想倾向进步的中上级军官团结起来,成立了“进步军人民主促进会”,但被人告到了白崇禧那里。是陈明仁巧妙地把这一进步组织保护了下来。

  中共中央运筹帏幄.谋划湖南和平大业

  中共中央一直在关注着湖南前途。早在1949年2月,中共中央致第四野战军的电报中,就估计到长沙等地按北平方式和平解决的可能性是很大的。l949年3月,中共湖南省委在天津组成,黄克诚任书记,王首道、金明、高文华任副书记。5月中旬,毛泽东在北平会见李达时,着重谈到程潜、陈明仁的态度和长沙实现和平解放的可能性。5月下旬,毛泽东根据中共中央驻香港联络员乔冠华报告,作出了和平解放湖南的部署。6月,毛泽东、周恩来又商请和谈破裂后留在北平的湘籍人士章士钊、刘斐南下香港,配合南方局就近做争取程、陈的工作;还调陈明仁的老师、已在华北军政大学任总队长的李明灏赴武汉第四野战军司令部,参与策划和平解放湖南的事宜。

  在中国共产党的感召下,程潜、陈明仁两将军和平起义的决心愈益坚定,1949年春夏,他们分别与中共湖南省工委的代表举行了会见,6月中旬程潜正式向省工委递交了《致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主席备忘录》,表示愿意站在反蒋、反桂、反假和平的立场上,根据中共中央公布的和谈八条原则谋取湖南局部和平。程潜还私下向中共代表提出“拥护共产党的政策,但不参加共产党;反对蒋介石,但不背叛国民党”的要求。中共代表欣然允诺。

  7月4日,毛泽东电复程潜,对他决心走和平道路态度和解决湖南问题的方针表示“极为佩慰”,并表示“如遇桂系压迫,先生可权宜处置一切”。同日,中共中央军委电示第四野战军,指出应极力争取程潜,用和平方法解决湖南问题”。为造成和平解决湖南问题的有利态势,7月18日,毛泽东分别致电第四野战军和中共湖南省工委,明确指示,前线我军“不要太接近长沙”,以便与程谈判和平解决湖南问题,并转告程潜及各有关方面,“保持镇静,不生恐慌。”

  

  (平江天岳书院)

  7月中旬,第四野战军以雷霆万钧之势向盘踞湘、鄂、赣边的蒋、白残部发起攻击,19日解放浏阳,20日解放长沙市郊重镇金井,直迫长沙和株洲。白崇禧率部溃退衡阳,临走之际他还指望陈明仁再演一出“四平之役”,特免去程潜省府主席职,命陈明仁兼任,可他万万没有想到,此时的陈明仁正在加紧与解放军代表的谈判。22日,程潜、陈明仁的代表抵平江天岳书院,与解放军代表金明、唐天际、袁任远举行和平谈判,于29日达成湖南和平解放的原则协议。

  三湘惊雷,历史终于翻开了新的一页

  1949年8月4日下午,程潜、陈明仁领衔在省政府礼堂(原中山纪念堂)发表有37名将领联名的起义通电,表示“率领全湘军民……正式脱离广州政府”。当日程潜发表了《告湖南民众书》和《告将士书》,向全省人民和将士宣布长沙已经脱离广州政府,并号召各阶级一致联合起来,驱逐白崇禧,成立真正属于人民的民主政府。陈明仁也于当日以省政府主席的名义,发表了《告全省各级官员暨所属军师官兵及全省人民》的文告,并随即将蒋介石、白崇禧留置在长沙的特务匪徒予以拘捕。

  8月5日,湖南耆宿和各界知名人士唐生智、周震鳞、仇鳌、唐伯球等104人发出通电,响应程潜、陈明仁和平起义、解放湖南的号召。同日,黄雍等140名在湘军官,通电拥护起义,以“昨死今生”的精神,参加人民解放事业。

  

  (1949年8冃5日中囯人民解放军从小吴门入城)

  8月5日晚10时许,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6军138师,在小吴门举行了盛大的入城式,然后分3路浩浩荡荡进入长沙市区。长沙10万市民夹道欢迎,万人空巷,彩旗招展,锣鼓、鞭炮喧天,欢声雷动。历史终于翻开了新的一页。

  

  (国货陈列馆前的迎解队伍)

  长沙和平起义的胜利,使古城长沙避免了一场战祸,使湖南全省得到和平解放,而且,它为人民解放军打开了向华南、大西南胜利进军的通道;程潜、陈明仁两将军深明大义的壮举,也为国民党地方当局弃暗投明、归向人民阵营,树立了榜样。可以说,长沙和平起义加速了中国人民解放事业的进程,在中国革命史上写下了光辉的篇章。

  50年前,毛泽东、朱德在获悉长沙和平起义胜利消息之后,立即致电程潜、陈明仁将军暨全体起义将士:“接诵8月5日通电,义正词严,极为佩慰,诸公率三湘健儿,脱离反动阵营,参加人民革命,义声昭著,全国欢迎。南望湘云,谨致祝贺。”

  正统率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挥师西进的刘伯承、邓小平也发来贺电:“义声远播,举国欢迎。”(文/陈先枢 梁小进

  (原载1999年8月1日《长沙晚报》,时为纪念长沙和平解放50周年而作)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标签: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