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星辰文艺丨骆晓戈:秋树如花(组诗)
星辰在线2018-12-03

  潇湘诗会《诗人阵线》(四十一):骆晓戈

秋树如花

(星辰拍客 柳曳风轻/摄)

  我来的时候

  正值秋季,

  眼看着秋风用它巨匠

  一般的大手

  将层林染色。

.

  风刀霜剑都是绘画的工具

  线条是明白的心迹

  墨色是隐藏的秘密

  一切都是那样的漫不经心

  凋零,残缺,却又丰盈富余

.

  夏与冬交替,

  昼与夜洗礼,

  当我前来看你

  你张开的树冠红橙黄绿……

  是如此灿烂辉煌的宴席

.

  出人意外却又圆满于情理

  我低下头拾起一片叶子

  我知道那是你从远方寄来的信——

  没有日期也没有地址

  却带着一点点你的气息

  写于美国Rockville Maryland DC 2016-10-30

  改于中国湖南长沙 2018-11-2

叶子走了

(星辰拍客 魅力摄影/摄)

  在美国听到一位朋友去世的噩耗,以诗寄托哀思。

.

  叶子发芽

  天气渐暖

  一颗新芽一初心

.

  叶子大了

  织成树荫

  片片夏风绿丛林

.

  叶子黄了,

  天气凉了,

  一阵喧哗一片金

.

  叶子落了,

  大树哭了,

  一路秋风一地空

  写于Rockville Maryland DC

  2016-11-13

谁说艺术只挂在一面墙上

(星辰拍客 刚强/摄)

  日朗风清,林间树影班驳明暗,

  古木参天,路边坚果哔啪作响,

  在此间打太极拳,开合之间,

  行云流水鸟啼叶落皆揽入俯仰。

.

  谁说艺术只挂在一面墙上

.

  在美国读古诗看古人画,

  一幅山水画轴近在明窗

  邀得唐宋古人共赏花前月下

  相得宜彰庭院内外竹影梅香

.

  谁说艺术只挂在一面墙上

.

  地板上有孙女排列小火车

  已经开车,再见小木房

  我是乘客,孙女是司机,

  我们绕着沙发运行好像迎着太阳。

.

  谁说艺术只挂在一面墙上

.

  在DC超市找寻排风扇,一排

  一排的货架工具配件满目琳琅

  豁然回首,眼前是一行英文大字

  “谁说艺术只挂在一面墙上?”

  2016-12-10旅居美国

异乡的年味

(星辰拍客 灵魂同伴/摄)

  2017年2月,我在旅居美国女儿家过中国农历春节,应朋友邀请,我们参加了一场在马里兰州蒙郡一个商业中心举办的新春联欢会。——题记

.

  本来在方言里煨暖的年夜饭

  怎么成了英语解说舞台表演?

.

  本来在家门口的鞭炮声声

  怎么是电子音响将它点燃?

.

  本来从田埂飞舞的长龙和狮子,

  现在乘着电梯长驱直入商店。

.

  铜锣唢呐却仍然踩着那个年月

  巷子口上老戏班子师傅的鼓点

.

  抢红包抢菜叶的主力军还是一群孩子

  黄皮肤中却多了黑娃娃白娃娃张张笑脸

.

  挂灯笼贴对联忙碌的还是咱中国人

  他乡广场竟成了“拜年”的农家大院?

  写于美国Rockville Maryland DC

  2017-2-8

我们重逢在梦泽园

(星辰拍客 罗雄/摄)

  我们重逢在梦泽园

  分别已有五十三年时光,

  我们已经记不清彼此的名字

  凭着手机联络来到聚会的地方

.

  我们只能凭借童年一首熟悉的歌,

  去召唤她远去的背影和肩膀。

  我们敬少先队礼五指并拢高举过头

  去捉摸他当年的身高和饭量。

.

  时光就在这一刻倒流

  仿佛我们走在铁佛东街小巷

  我们在毕业晚会上放歌

  我们和老师合影在铁小的礼堂

.

  一分钟自我介绍

  时光就在这一刻陡然膨胀,

  要越过高山大江

  甚至要绕地球一周,

  再回到这琳琅满目的圆桌上

.

  她带来一条条崭新的红领巾

  他带来一本本精装的纪念篇章

  还有那儿时的棕子飘香

  穿过那些排列整齐的老照片

  我们找回的记忆没有发黄

.

  我们都那么准时如期赴约

  其实心里不那么踏实还有点慌张

  我们担心五十三年过后的你和她

  怎么能一同走进当年的课堂?

.

  那时候男生忙着在课桌上画三八线

  女生们一拥而入,听到上课铃声响

  同桌的你和我今天却那么亲近

  握手,拥抱,牵手,你好吗忙不忙?

.

  记得我们有同一个称呼

  铁佛东街完小六四届毕业生

  记得从那以后的人生旅途风风雨雨

  有彩虹,有急流,也有难以逾越的屏障

.

  大队长带来彩纸带领我们再玩一次

  折飞机,折小船,折星星,躲迷藏……

  有男生跳起蒙古舞,有女生京剧清唱

  顿时包厢内琴声如诉,歌声悠扬

.

  频频举起的相机摄下我们的重逢

  只有名字还有笑容还是童年那样

  我们忙着蜕下各种头衔,身份……

  只为将“初心”这一盏明灯点亮

  2017-6-12写于长沙

自画像

星辰拍客 华野四纵/摄)

  一、

  我喜欢一个人

  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这时我会上一些苹果和梨

  泡上一壶热茶,

  我就吃着这些水果,

  喝这暖暖的水,

  心里感觉到非常温暖。

  我会把房间的那些植物浇上水,

  看着他们喝水的样子。

.

  二、

  我在房间走来走去

  时不时会拿起扫帚,抹布和水桶

  它们是我手中的画笔,

  这房间就是我铺开的风景。

.

  我会站在墙角

  看看沙发,看看台灯

  看看有哪里不顺眼

  我想坐下来看书或者写作

  可是我仍然时不时起身

  拿起针线戴起眼镜

  或者用扳手拧开水龙头

  好像我做女红也做机械修理工

.

  这时候阳光安安静静的,

  风蹲在窗外,

  也是安静的,

  他们都在远方,

  却又都在与我亲近。

  2018-1-3

惦记树林

星辰拍客 蔚哥/摄)

  每天从这里走过

  都会听到沙沙响声

  在清晨的露水浸润下

  片片小枫叶格外清新

.

  有一只猫绕到我的跟前

  然后跳到树梢上了屋顶

  那四处张望的神情和目光

  好像时时惦记这片树林——

.

  是担心树木被开发商挖走?

  是寻找昔日栽种的主人?

  是回味初恋情人的切切私语?

  是尾随黄昏夕阳下一行脚印?

.

  这里的树林是一门园艺,伴着湖泊

  陶罐或是宝剑,青铜器,官府大印

  一不小心,脚下便踩着秦砖汉瓦

  袅袅烟雾变幻千军万马呐喊声声

.

  每天从这里走过

  都会听到沙沙响声

  在清晨的露水浸润下

  片片小枫叶格外清新

  2018-1-7

姐姐

(星辰拍客 年年有馀/摄)

  ——听一位民间文艺青年弹唱吉他,自编自演《姐姐》有感。

.

  他说他今夜谁都不想

  尽在想他的姐姐小花

  他埋下头去,垂下

  黑发盖住了整个脸庞

  让我们一点也看不见

  他的表情那种木衲

.

  不想单位招聘

  不想女朋友短信

  不想伊朗叙利亚

  不想白宫红场,

  不想全人类,都不想他

.

  只想为什么最疼爱他的

  姐姐会流着眼泪离开家

  为什么爸妈总是说

  姐姐是外人呀?

  2018-1-7

天籁之音

(星辰拍客 摄色入影/摄)

  马达轰鸣,我在万米高空的航班中打开了一个空中节目《天籁之音》

  ——题记

.

  那是鸟儿飞到外面自由地呼叫着自己的名字

  那是月夜里噼噼啪啪的篝火诉说燃烧的一生

  那是树林里一匹白马悠闲地吃草

  远处有青山正抹着一缕斜阳的口红

  那是阳光下的河床,透明的水草

  与落叶长久的对视,于是有了玫瑰的色彩

  有了黄色的落叶在水中长长的律动

  那是蓝月亮下的瀑布飞流直下三千尺

  坚贞的岩石守望着水珠飞溅的激情

.

  马达轰鸣,我心澄静,我的手臂沉浸在

  东半球与西半球交替的航线——

  那天地之间的云层默默地厮守黎明

  2018年6月11日

我不知道莉莉丝长得是什么模样

(星辰拍客 冰心玉壶/摄)

  二〇一八年十月二日参观在长沙李自健美术馆展出的(德国)基弗作品展后有感。

  ——题记

.

  莉莉丝是我的街坊小姑娘吗?

  我不知道她长得是什么模样,

  我只见过她穿的小白裙,

  像小鸟的翅膀晾挂在树梢上。

.

  莉莉丝是我的街坊小姑娘,

  我不知道她长得是什么模样,

  我只见过她穿着白婚纱,

  面孔被遮掩着走过街巷。

.

  后来我看见莉莉丝回娘家,

  我不知道她长得是什么模样。

  我只见过她带着两个孩子,

  牵扯着衣襟的娃娃呼爹叫娘。

.

  我听说莉莉丝曾经航海

  白裙裳在桅杆上高高飘扬

  再后来,我在一个傍晚

  看见漫天落下大大小小的群裳

.

  莉莉丝是我的街坊小姑娘吗?

  我不知道她长得是什么模样。

  我只见过她的白裙子纷纷落下,

  像一只只大雁折断的翅膀

  2018-10-5

  【作者简介】


      骆晓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湖南省文史研究馆馆员。湖南女子学院教授,湖南商学院中文系教授,女性研究中心主任(2002-2017),诗人。有诗集《乡村的风》《鸽子花》《挎空篮子的主妇》。学术专著《性别的追问》《女书与楚地妇女》《尴尬的温柔》《潇水流域的江永女书》等。主编《女性学》。曾任《小溪流》杂志社主编,承担多个国际招标研究课题(2006-2011)。香港中文大学访问学者(2004-2009)。

【来源:星辰在线】

编辑:陈诗雨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