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那年高考⑩丨夕阳西下 晨头涌起
星辰在线2018-06-13

(点击进入专题)

  

(那年高考挑灯夜战 头发都没时间去剪 作者供图)

     想想当年,我也是坐在教室中的一个学子嘛。2008年,高二,这既是一个成熟期亦是一个过渡期。此刻的我没有了高一学子的稚嫩,又不像是高三的学长们处于最后的冲刺,反倒是这样一个特殊时期多了一份别样的滋味。早已熟悉校园的种种,多了几分随意而安,而且成绩基本上已经稳定,想要有重大突破,基本上只能靠手气上的突破了。或许高一还会聚精会神的听听老师的函数、氧化剂、烘托手法什么的。到了高二,更多的是“梦游天姥”了。

  进入高三,才明白什么是备考岁月。知识点、复习卷、测试考……完全颠覆了我对学习的概念。如果讲高一是滴灌、那么高二则是瓢泼,到了高三干脆是倾盆了。那种感觉就如同你的四周都站满了人,他们朝着同样的方向在前进,你在这个群体之中,不自觉的也会跟着一起往前走。如果你以为自己站在原地就是稳定了,那么你就错了,按照相对论的说法你就是在退步。而一个月一天的假期则被我们戏称为“回家要钱日”。在这种高压态势之下,两极分化也就严重了,有了许多进入状态的“后起之秀”,也有很多折戟沉沙的“排头兵”。至于我,则更多的是稳坐钓鱼台,看云卷云舒,看发资料、发试卷如熙熙攘攘的集市一般,好不热闹!

  “坐地日行八万里”按《易经》的说法,随着地域时空的变幻人的命运也无时不刻的在发生变化。夏日的一个晚上,我正在窗前回味今天食堂的回锅肉味道,突如其来的玻璃敲打声让我从味蕾的舒爽之中回过神来。猛的一看,居然是我爸爸,我望着他有三秒钟,心里突然一片空白,怯生生的走出教室。在大操场里,薄云将月亮遮盖起来。妈妈先开口:“你去当兵吧,考个军校也是一条出路。”然后,大家都沉默了,只有那不知疲倦的青蛙叫声从远处的池塘灌进我的鼓膜,我脑袋一片空白。十多分钟过去了,爸爸手里的第二根烟又烧到了烟屁股,不知什么时候遮盖月光的薄雾早已不知所踪,月光像轰炸机一样俯冲向大地。我突然说了一句:“人死脸朝上,不死万万年。我去当兵,我去考军校。”爸爸忽的掐灭了手中的烟,脸上的神情一下子就舒展开来。

  十月的一天,秋老虎依旧在肆意的发着威风。我看着旋转的电风扇正在出神,眼泪却不知不觉的流了下来。我不是一个会读书的人,学习成绩并不好,而突然要我离开校园,兴许这一脚一迈出去就再也没办法进来了。我朝四周看看,抚摸着原本冷漠的桌椅书本,如同弥留之际的老人看着周围的一切,有留恋、有不舍、有辛酸,更多的则是迷茫吧!

  军营的岁月,能抽时间看书的时光并不多,因为有了考军校这个前提,我还是能够坚持学习的。2010年三月,我来到了位于溆浦深山临时组建的一个学习基地。未曾想过自己还能再次走进教室,能看见黑板,能闻到久违的粉笔灰味道。身边还有一群跟我一样穿着军装的战友们,我们都是怀揣着军校梦想来到这个地方的。

  三月中旬的溆浦依旧寒冷的让人不得不穿上厚实的军大衣。有的时候是在是太冷了,我们就去山上捡一点柴火来烧着取暖。大家挨在一起,口鼻中吐着热气,一手拿着书目不转睛,一手或拿着烟或伸展开来汲取着火焰带来的热量。在这个院子里面,我们是半放羊的状态,学习好的战友自然而然就成了香饽饽变成大家围着的中心。学习成绩差,靠自学的进步是极其困难的,就如同你此刻正爬在珠穆拉玛峰的7000米的位置上,每前进一步都要消耗巨大的精力和毅力,但是大家还是在坚持着。

  晚上总是热闹的所在,寒风裹挟着树叶发出稀稀疏疏的声响,透过教室的门、窗户缝隙则如同拉风箱一般,我们的大衣裹得更紧了。到了九点那就是最欢快的夜宵时间,在晚上谁能够抢到一桶泡面,那睡觉都是会笑醒的。因为我们身处深山,老板娘每天出去一次,就带十二桶泡面,开水也不是很多,剩下的就是饼干、八宝粥之类的食品了。一窝蜂到了小店,有的抢到了泡面,有的则是饼干,再晚点的可能只有瑟瑟的北风了。进入教室,抢到泡面的战友似乎故意发出呲呲的吸面声音,仿佛在夸耀自己的“赫赫战功”,吃饼干八宝粥的战友也不甘示弱,只是大家的面部表情不一样,可谓就是几家欢喜几家愁了。有一次山东大个子张斌抢到了一桶泡面,到了晚上背书的时候他还在呲着牙花傻傻的乐。吃过夜宵,普遍都会学习到十二点,也算是对得起这点能量吧。

  慢慢的褪去大衣,脱掉冬常服,洗了春秋常服,到了穿短袖夏常服的日子,天气热起来大家就索性穿起了体能服,学习也如同天气一样变得越来越火热了。我们经常是早上六点钟起床开始学习,一直到晚上十二点还有人在挑灯夜战。似乎那个教室就是一个黑山老妖,能把我们牢牢地吸附住。当然,这个情况指的是想学习的。物竞天择,有的在前一阶段削尖脑袋想有所进步的战友经过几番折腾之后早已如斗败的公鸡,森森然的睡了好几个来回!我的学习平平,但是,我不想放弃。去年以军区空军第一名考上的李雄经常会打电话鼓励我,我们相处的时光不过四十多天,他带着光环去了理想的军校。如果讲一个人在明知希望渺茫的情况下需要一口“仙气”吊着的话,每次他的鼓励就是吊着我的那口仙气!

  时间到了6月5日,我们收拾了行装赴长沙考试。所有的东西都搬上了卡车,我们一个个穿着整齐的登上了卡车,就如同要奔赴战场一般。司务长破天荒的买了两挂大鞭炮,按照他的说法是祝福大家考出佳绩,好事成双。卡车点火的那一刹那,两挂鞭炮同时响起,在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之中,卡车带起一阵灰土将教室、桌椅、黑板……牢牢地甩在了身后,此刻我们的心里则是五味杂陈。站在卡车里,身体随着路面的起伏摇晃,我看着大家的神情,有的如吃了一块苦瓜、有的喜笑颜开、有的默默在角落抽着烟,一阵烟雾吐出,他的心情也如同这烟雾变得云山雾罩起来。至于我,此刻我想的是“人死脸朝上,不死万万年,怕个锤子!”

  两天的考试结束,我也如同在五指山下压了五百年的孙猴子突然被唐僧解了封印。最后一堂考完英语,我面无表情的走出考场,阳光射在脸上,让我本能的眯起了眼睛。我有一份释然、有一份久违,心里默默的说了一句:“我胡汉三又回来了!”就快步走上了大巴车。

  回到老部队,我表面格外平静,其实心里早已如同小媳妇盼着夫君快回来似的着急又羞涩。每天从机场回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问文书今天有没有消息,仿佛从那台电话机里传出来的语言就是圣旨,就能够决定我的命运似的。七月的一天,书记单独把我叫到了办公室说:“小孔还是考的不错的,但是,今年的分数很高,名额也减少了。”他顿了顿,看了我的表情。此刻,我的脸上洋溢着谜一样的微笑,心里早就万念俱灰。天气很热,我似乎早就忘记了热,走出书记的办公室,还有一丝丝的寒意。以前有一篇文章叫《范进中举》,此刻我深深理解了满心欢喜看皇榜却名落孙山的范进是什么心情!窗外只有树上的那些知了在疯狂的嘶叫着,不知疲惫。

  “哎~”回到房间,我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入夜,澡也没有洗,穿着厚厚的工作服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一夜未眠。第二天,我五点多钟起来,把澡堂的水开到最大,疯狂的冲洗着自己,泪水也不自觉的留了下来。直到每个毛孔都张开,心里的失落也就随着水流顺着下水道流走了!

  第二年三月,我依旧来到溆浦这个地方,还是原来的样子,有熟悉的面孔,亦有生疏的面孔。碰到了熟人开着玩笑:“老孔也来啦。”我嘻哈的说到:“怎么说也要陪着大家‘二进宫’啊!”大家相视一笑,笑脸背后的辛酸只有自己懂得吧,毕竟去年的“小孔”,今年变成“老孔”了。考完,淡然了很多,对成绩也看的不那么重要了,兴许里面也有“小媳妇熬成了婆”的意味吧!放榜,考了一所学校,索性就去了。走的那天,正是飞行日,我坐进车里看着飞机在天空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姿势格外美丽!     (作者:孔亚超)

【来源:星辰在线】

编辑:张云荻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