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星辰文艺丨石川:谐音汉字“净”与“静”
星辰在线2018-05-17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这是20世纪中国诗人徐志摩《再别康桥》中脍炙人口的诗句,至今仍被不少人不时地予以吟及。

  之所以这样,不仅是因为这句话的诗意满满和婉转动听,更因为它戳中了人们的心弦,表达了嘈杂世界中人们对“净”与“静”意境的普遍向往和共同心愿。

  是啊,净,乃干净,清洁,整洁,没有灰尘、没有雾霾、没有废气、没有污垢,净的空气洁身健体,净的食物吃起来放心,净的东西看起来舒畅。一句话,正常的人都喜欢纯净的环境和洁净的物品。

  静,则是安静,没有噪音、没有杂音、没有喧嚣、没有争吵、没有战争,安静的环境,于人“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于社会则有利于有序建设与和谐发展。一句话,正常的人谁都愿意拥有恬静的环境与和平共处的世界。

  为追求和营造“净”与“静”,人们发出过不少声音,作出了不少努力,也取得了不少成果。绿色、低碳、生态、环保与和平环境的努力打造,“宜居城市”“美丽乡村”“绿水青山”“平安地带”的逐渐增多,不能不说是人类的福音,人们多么希望这种态势能继续延伸、不断深化。但这种“净”与“静”还只是人们所处环境的优化和物质层面的不断满足,仍然需要持续推动。

  其实,社会更呼唤心灵世界的“净”与“静”。因为只有人们心灵的干净和心神的安静,外部环境方可拥有真正和持久的“净”与“静”。一个人也只有拥有了心灵世界的“净”与“静”,方可站得高、看得远、想得深、谋得实,就会大其心容天下之物,虚其心受天下之善,平其心论天下之事,定其心应天下之变,就会凡事顺其自然,遇事处之泰然,得意之时淡然,失意之时坦然,不存痴心妄想,不违天理良心,不干出格之事,明事理,顺时势,循规律,从而获取成功的人生。如果人人拥有了心灵深处的“净”与“静”,环境也必然宜人,社会也必然安定,世界也必然和平。

  时下的社会,生活节奏越来越快,总有那么一些人存在着心浮气躁的毛病,大有司马迁所描述的“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的模样,往往难以用一种心平气和的心态来对待身边的每个人和每件事。谈恋爱不能许三生之诺,只图感官之快;找工作不能脚踏实地从零做起,只想平步青云;做事情不能精耕细作,只求又快又多;为学不能“寒窗苦读”,而是祈求一举成名;为商不能诚实守信,而是急功近利;为政不能“为民作主”“造福一方”,却热衷于中饱私囊……

  诸如此类,都与“净”与“静”的境界相去甚远,是心慌神乱的表现,是内心深处的魔障。这种魔障不利于“净”与“静”外部环境的营造,也无益于个人事业的修成。

  “守得安静,才有精进”“心收静里寻真乐,眼放长空得大观”。大凡有所成就的人,都是心地纯净、心灵安静的。最为著名的是毛泽东,他在年轻时刻意要求自己在长沙最繁华的闹市读书,培养自己闹中取静的能力。中国著名学者钱钟书曾说过:“我叫钟书,我的一生都钟情于书。”钟情于书,是需要“净”与“静”的。所以,他总是心无杂念地坐在书斋里,从心无旁骛中获取智慧,从沉心静气中悟出人生的真谛。其一生的格调就是在“净”与“静”中与书打交道,同智者交流,与贤者讨论,成就了高山仰止的风范。

  心灵的“净”与“静”,不是消极地逃离于尘世之外,不是不食人间烟火,不是教条式的清心寡欲,也不是孤芳自赏和自视清高,更不是沉默寡语和装聋卖哑,而是心底无私的天地宽广,是“千磨万击还坚韧,任尔东西南北风”的淡定,是纷纷扰扰和嘈嘈杂杂中的一种清醒,是风风雨雨和忙忙碌碌中的一种有序,是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贫、经得起风浪的一种心理定力。

  一个人一旦拥有心灵的“净”与“静”,就会自觉去消除杂念,避免干扰,克服浮躁,去除烦恼,保持真实的自己,看清、看透、看穿、看淡纷繁复杂的世界。但要想真正地拥有,就得不忘自己的初衷,常做心灵的叩问,常掸心里的灰尘,常扫思想的垃圾,常洁灵魂的旮旯,常服精神的“钙片”。

 

  作者 石川 湖南大学兼职教授和专业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文学网高级顾问。

【来源:星辰在线】

编辑:王议萱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