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自在星辰 | 104期丨愿天下失散孩子都能回家丨谭笑丹
星辰在线2017-12-07

  星辰在线12月7日讯(星辰全媒体记者 边润鹏)寻亲路上,希望与失望交织相伴,失散的孩子如何找到回家的路?

  十五年间,谭笑丹为百余名寻亲者免费做了上千例DNA鉴定,寻亲成功二十一例,虽百不足一,但只要回家,就让人欢喜。

  公益之旅,DNA物证寻亲

  初见谭笑丹,笑意盈盈,满面风采,知性、优雅、爱心寓于温柔的气质之中。

  (谭笑丹,引进DNA鉴定技术,做一点想做和该做的事情)

  1999年,风华正茂之时,她移民澳大利亚并攻读工商管理硕士。2003年,她创办汉五生物,并在湖南省法医物证DNA鉴定行业领跑。

  当时,合伙人正为尼日利亚建立DNA数据库,为当地“打拐”提供帮助,而湖南省正在着手这项工作,谭笑丹告诉星辰全媒体记者,一份不完全统计的统计显示,中国有50万左右家庭因子女失散(其中有遭拐卖、走失及其他种种原因),导致了孩子与家庭多年分离,骨肉亲情从此寥落。

  正如电影《失孤》一样,刘德华饰演的父亲因孩子被拐而踏上漫漫寻子路,其原型是郭刚堂。1997年9月21日,两岁幼子郭振走失,郭刚堂骑摩托车找遍全国除新疆、西藏外的所有省份,行程逾40万公里。但20年过去,至今仍未找到。

  人海茫茫,时间飘逝,容颜变化带来的认亲困难,是失散家庭寻亲过程中难以逾越的鸿沟,只有DNA鉴定比对是目前唯一有效的方法,这也正是谭笑丹寻找的意义,为失散多年的亲人、被拐的孩子提供免费DNA鉴定,让爱回家。

  谭笑丹与郭刚堂是朋友,也与许多寻亲者是好友,内心深处,她和他们一样,等待着惊喜和奇迹。

  十五年以来,她已为百余名寻亲者免费做了上千例DNA鉴定,每一例背后是一个孩子走失,一个家庭分离。

  DNA物证技术是寻亲路上最后一关,是与不是,两者只有一个结果。若不设身处地,难以体会到谭笑丹心中的矛盾感。

  (唯一拥有国内双证、国外认证的独立第三方检测机构,图为实验室中的部分成员。)

  每一次,她和团队所有人心中迫切希望寻亲家庭的数据吻合,但又要十分冷静、理智、用科学的态度去分析,因为所出具的鉴定结果要得到包括美、英、德、法、日等国家和港澳台地区在内的56个国家和地区的互认,而更多的是对事实的尊重。

  这么多年来,寻亲成功二十一例,涉及隐私未向大众透露的还有一部分,但总比例不足1%。冷冰冰的数字背后,有痛苦、有挣扎、有激动、还有希望,谭笑丹一手推动公益DNA寻亲,只想为这份痛苦的寻亲之旅增添几分亮色和人性之善。

  百不足一,更觉团圆珍贵

  坚定于谭笑丹而言,并不复杂,而对于寻亲者来说,让爱回家是生命之重。

  (为河北小伙董传胜寻亲鉴定。)

  2003年,谭笑丹刚把实验室落户长沙不久,这一年,第一例寻亲者邓正元女士上门,几十年前她被遗弃在育婴堂,长大后一直在寻找亲生父母并希望得到社会帮助。了解后,谭笑丹她们施以援手为她和疑似生母提供DNA亲子鉴定,但结果最后很遗憾,寻亲路依然漫漫。

  2005年,帮助白血病女孩任爽寻找亲生父母,鉴定范围遍及全国各地,一度为25对父母的DNA与任爽的DNA进行比对但无一吻合。

  2017年3月,为河北小伙董传胜寻亲,在耒阳警方的帮助下为他和两个家庭进行了DNA比对,结果均不匹配,寻亲仍在继续…

  从取样到鉴定,结果最快要六小时,这几个小时,可能是一些父母十几年,几十年艰难寻找后的祈盼,但等来更多是梦断。

  (但愿天下失散孩子早日团圆,谭笑丹做得最多的是为他们提供这一展示场所。)

  像郭刚堂的寻子路拍成电影《失孤》那般,—辆摩托车,车后座上,插着一面由彩布制成的旗子,这面旗子耷拉褶皱,没有一丝生气,仔细辨认,上面是一张孩子的照片。

  她见过更多类似的情况,散尽家财,失望藏身希望背后,寻亲者倾注的是几乎宿命般的悲怆,看得越多谭笑丹也越觉无力,因为可做的太少太少,唯有把这一件小事做到最好,做到最后。

  2004年,她们为被拐15年的刘慧娟找亲生父母,长沙媒体、热心人士十一天找了三对父母。谭笑丹记得很清楚,前两对父母其中有一位衣着十分朴素的叔叔把她喊到一边,一边询问一边从上衣的内口袋中抠出几百元,往她手里塞,动情地说,“你帮我找女儿,我谢谢你”。听后,谭笑丹心中一酸,连忙拒绝。

  (15年后的全家团聚,图为刘慧娟与亲生父母。)

  只是,这前两对的鉴定结果依然很遗憾,而他们的孩子在未知的远方。这一现实也让刘慧娟抱膝痛哭,直到第二周刘慧娟找到第三对父母来鉴定,当时,所有人已不抱任何希望,但结果一做就是,惊喜、激动、欢呼充斥着整个实验室,唯有这时谭笑丹更深刻感受到她们所做的意义。

  这样的惊喜不多见,但每一次都弥足珍贵。谭笑丹抓拍过一次,那是2007年,她们成功帮助丹麦华侨李湘沙、汉森夫妇在长沙找到失散32载的亲人,抓拍的照片中人虽模糊不清,但喜悦却溢于言表。

  (丹麦华侨李湘沙长沙寻亲记,鉴定结果一出,谭笑丹拍下这难得的一瞬间。)

  百不足一的背后,更显团圆的珍贵。

  保持真实,做善良的事

  这一两年,谭笑丹把实验室搬到人口稍密集的银盆南路附近,方便有需要的人好上门。见面前,她把原预定的采访时间提前两小时,要处理与官方的DNA数据对接问题。

  她说,多年来,国家DNA数据库和各省的已有所建树,虽比不上欧美国家很早实行婴儿一出生并录入DNA数据,但也正往这方面努力,如上户口就要录入。而这样通过数据录入比对寻亲,比茫茫人海中寻找概率更大,并正不时发生,她认识的一位父母正是通过国家库比对找到了失散的孩子,而她,也正在积极推动这一步。

  (DNA公益寻亲理念存在于实验室每一人心中,谭笑丹(二排右三)。)

  回家,是饱含着爱与亲情的词汇,可以感动每一个人,她也总是在可想的点滴上帮助。谭笑丹还在专门数据库外又单独为寻亲者留有小数据库,一旦他们在其他地方找到疑似父母并做鉴定,可在谭笑丹的寻亲数据库中更快速比对。

  她们也有一项不是公司规定的规定,寻亲者的DNA鉴定永远排在其他商业鉴定之前,她只希望快一点,再快一点,“他们等了几十年,就这一刻,早一点做出来是最好的。”

  谭笑丹说话带着湘妹子的直爽,自己也喜欢自己,为自己做的事情很高兴。谈公益,只说是做一件善良的事,正如做一个善良的人是生而为人的天性。没有浮夸,也不求鲜花,做人,她希望保持这一份真实,这一份善良。

  (做一个善良的人,做一件善良的事。)

  正如看尽世间繁华,三千浮生若流水。从谭笑丹身上可以看到她的两面性,工作上,先是中国、美国、澳大利亚三边跑,后是中澳两地跑,简单和忙碌中度过一天。

  二十七岁左右,她开始在世界各国奔走,这十几年丰富的人生阅历是她人生的自在,而很多地方看完后,她开始去找更真实的存在。一个人有很多角色,只想把每个做好。

  她也说,出国后才更明白“爱国”这个词,而学到东西也会很希望给国家做点事。引入DNA鉴定技术正是她想做一点事情,她也还在努力汲取国际上先进技术知识。

  做好DNA鉴定本职工作,是她认为的最大愿景,“真正帮助寻亲的人找到回家的路”,这很不容易,但不容易才更有意义。

  (谭笑丹与星辰全媒体记者的合影。)

  自在星辰原创报道 第一百零四期

  总策划:何旭

  执行策划:郑文新、王重浪、林之乐

  监制:何乐

  文/边润鹏 图/由受访者提供 编/陈宇 校/罗罗君

作者:记者 边润鹏 编辑:陈贝贝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