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穿山甲300元熊3万5 边境野味店老板:有钱能吃熊心豹子胆
星辰在线2018-06-08

  原标题:探访边境野味店 | 有钱能吃到熊心豹子胆 食客多为中国人

  云南瑞丽县陇川县章凤镇与缅甸交界的迈扎央小镇,游客小明误入边境野味店:一冰箱的熊掌,整个的狗熊头,赤裸裸的就在冰箱里。“那个猴子很萌的,最后200块钱就能吃掉”。野味店老板称,熊心豹子胆,有钱就能吃到。

  在云南瑞丽陇川县章凤镇与缅甸北部的接壤的迈扎央小镇,存在不少野味馆,在那里,熊心豹子胆并不是一句俗语,而是真实存在的食物。

  当地的野味馆明码标价,黑熊3万5,穿山甲300元能吃到,更有200元的猴子,250元的眼镜蛇等等,在那里,珍惜动物并不值钱。

  不仅是野味,当地还售卖许多珍稀动物“周边产品”,象牙制品、穿山甲鳞片、豹子胆干货等等,更有专做违禁品生意的大老板放言,无论是象牙,还是活体穿山甲,都能通过各种“路子”,运送到中国的各个地方。

  提供这些动物的缅甸人,他们背着枪上山打猎,再将动物售卖给野味馆等商铺。尽管缅甸法律明确禁止穿山甲等珍稀动物的交易行为,但在饱受战乱的缅北地区,这样的法律形同虚设。

  “人的命都保不住了,更何况是动物呢”,当地猎人说。

野味店冰箱上的狗熊头和穿山甲

  野味店冰箱上的狗熊头和穿山甲

  整整一冰箱的熊掌

  2017年3月,小明原本只是想去拍摄中缅边境难民的生活状况,从云南瑞丽章凤镇打了车,前往缅北迈扎央小镇。为了找个地方吃饭,误打误撞进入了当地其中一家野味馆。

  他向北京时间@时间新闻 记者介绍,那里有两家明目张胆卖野味的馆子,但其实暗地里做珍稀动物交易的野味馆不在少数。

  “看上去和其他饭馆没有什么两样,就是多了很多铁笼子”。引起小明注意的,正是这些关着穿山甲、果子狸、黑熊等野生珍稀动物的铁笼子,无法在笼子中站立的黑熊把铁笼摇得铿铿作响。

  出于好奇,小明随手打开野味馆的冰箱,整整一冰箱的熊掌刺激了他的神经,“还有一个狗熊头,赤裸裸地就在那里摆着”。老板说:“3万5一只黑熊,可以组团来吃”。

  在这里,熊心豹子胆不是一句俗语,而是真实存在的食物。

  除了熊掌,豹子肉也能提供食客食用,店老板还可以将真正的豹子胆晒干后售卖。还有带着天然豹纹的真豹皮,一张云豹皮的售价为2000元,老板娘说,“买回去可以做身好看的衣服。”

  “只要你有钱,什么都能吃到”,小明说野味店老板的语气带着重重的“江湖味”,他不敢相信,平时在动物园里看到的动物,在这里居然成为了食客盘中餐。

  小明还记得,当时野味店的老板极力向小明推荐穿山甲,“一只小的穿山甲300元就能吃,但我一直没敢吃”。

  小明描述当时残忍的宰杀画面,用棒子一打,将穿山甲敲晕后,用刀一抹穿山的脖子,下边用一碗饭接着穿山甲的血,老板娘说,“用穿山甲的血来炒米饭,香”。

  要是有怀孕的穿山甲,便把肚中小的穿山甲掏出来泡酒,大的穿山甲拿来做菜。

野味店的冰箱里有一冰箱的熊掌

  野味店的冰箱里有一冰箱的熊掌

  食客多为中国人

  想来到缅北的迈扎央小镇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小明从云南瑞丽的章凤镇出发到迈扎央,打车只需35元,他也碰到一些走“小路”来的客人,他补充,“小路”就是偷渡的意思。

  由于战乱,迈扎央的经济状一塌糊涂,赌场是独立军稳定的收入来源之一,来这赌钱的大多是中国的来客,而野味馆则是他们赌完钱后的好去处。

  中国来客的数量之多,让这片地区不像是缅甸的土地,当地的猎人中文也说得很流利。

  在这些中国食客的脸上,小明能明显看出他们炫耀的表情,他们还会拍下照片,发到微信朋友圈上,向朋友“显摆”。

  在饭店的墙上留有许多买家的号码和销售记录,很明显那是中国客人的电话号码,这些号码中不少带有连续的6和8,在中国,这样的号码往往意味着号码拥有人的地位特殊。

  小明称,客人大多是操着中国南方的口音,其中一位经常光顾的广东食客说:“ 这些动物在中国需要保护,在缅甸不需要,这辈子不吃,下辈子就没得吃咯。”

店老板将切下的熊掌洗干净 准备烹制熊掌给食客

  店老板将切下的熊掌洗干净 准备烹制熊掌给食客

  禁品有“路子”进入中国

  小明介绍,许多大老板赌完了钱,不仅光顾野味馆,还有它旁边售卖象牙制品、穿山甲鳞片、豹子胆干货等“周边产品”的商铺。

  据小明的说法,他们可以将象牙可以作为饰品带入中国境内,穿山甲鳞片可以碾磨成粉末,装作“胃药”携带出境。

  但是,令小明觉得荒谬的是象牙店老板的一句话,“只要你想要象牙,我可以运到中国的各个地方”。

  当然,不只是象牙,有一浙江老板直白地告诉小明,他就是做违禁品生意的,哪怕是活体穿山甲,都可以运送到中国各地,这些大老板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路子”。

穿山甲望着铁笼外的环境

  穿山甲望着铁笼外的环境

  “人命都保不住,更何况动物”

  当地野味馆中出售的珍稀动物都依靠缅甸北部的猎人上山猎杀而来,这些猎人当中,有的还是缅甸军人出身。

  小明打听了当地缅甸军人的收入状况,当兵一个月只能挣到50元人民币,但缅甸内的物价与中国国内相当,因此不少山兵不得不选择以打猎赚取“外快”,将打来的动物换酒喝。

  迈扎央小镇由于地处边境,多发战争,全民皆兵。在那里不只是军人配有枪支,山民也可以拥有枪支,为获利谋生,山民也拿起枪支瞄准了山上的珍稀动物。

  “战乱的国家,人命都保不住了,更何况动物呢”,缅甸猎人的这句话,让小明记到现在。

  尽管在缅甸的动物保护法律中明确表明禁止穿山甲一类的珍稀动物的买卖交易,但在饱受战争摧残的迈扎央小镇,这样的法律形同虚设。

  小明添加了当地人的微信,离开迈扎央之后,他曾在朋友圈里看到,当地人将一只豹子捆绑在木头上。当他再问起那豹子之后的遭遇,在当地赌场工作的人告诉他,“已经吃掉了,味道不怎么样”。

缅甸猎人上山打猎 将动物卖给店家营生

  缅甸猎人上山打猎 将动物卖给店家营生

【来源:北京时间】

编辑:陈诗雨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