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我爸是严书记”火了,后果很严重!四川省纪委监委:已介入调查
星辰在线2018-05-15

  原标题:“严书记”,网友喊你出来走两步!四川省纪委监委介入调查

 “陈老师,你马上在全班当着所有师生给严某某道歉,否则,我通知你们集团领导来给我解释你对严书记女儿说这话什么意思!!”

  近日,女孩严某某的妈妈在幼儿园家长群中的一些言论,引发了网上热议,也把“严书记”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对此,四川省纪委监委14日发表声明:对“严春风舆情”相关情况已介入调查。  前情提要  5月11日,成都本地知名博主@成都网友小张 爆料,成都金苹果爱弥儿幼儿园班上有个女孩打同学,老师将她单独安排座位以示惩戒,结果把这个决定误发到了家长群里。

  

  随后,女孩妈妈在群里要求老师向女孩道歉,并威胁说:“陈老师,你马上在全班当着所有师生给严××道歉,否则我通知你们集团领导来给我解释你对严书记女儿说这话什么意思!!”

  

  之后又声称,学校处理结果已出:开除陈老师。

  

  而@成都网友小张 晒出另一截图显示:“严书记”的女儿上小学也是内定的。

  

  这几段对话截图在微博上引发热议,“严书记女儿”和“我爸是严书记”齐齐登上微博热搜榜,大家很好奇,这位“严书记”到底是谁?  不少网友将此人指向了一名四川省地级市的市委副书记,但事件整个过程中,“严书记”没有发声。

  

  幼儿园回应:没有老师被开除  5月11日17时50分,成都金苹果国际幼儿教育机构微博@金苹果学前教育 发布了情况说明:5月10日晚,金苹果爱弥儿幼稚园(南区)某家长在班级微信群中发布中发表了一些个人言论,引发社会关注,给大家带来了困扰。金苹果爱弥儿幼稚园(南区)的一切教学工作正常开展,没有老师被开除的情况。  这份情况说明的署名为金苹果爱弥儿幼稚园(南区),印章为“成都高新区金苹果爱弥儿幼稚园”。

  

  署名为金苹果爱弥儿幼稚园的声明  引人关注的是,5分钟后,这条微博得到了四川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官微@四川发布的转载。  @四川发布 转发称,金苹果学前教育发布公告称,金苹果爱弥儿幼稚园(南区)的一切教学工作正常开展,没有老师被开除的情况。

  

  小学回应:没有内定生  此外,关于“严某某妈妈”声称严某某是“内定生” 的情况,四川嘉祥外国语学校11日通过官方微信公众号“四川嘉祥教育”发布一份声明。  声明表示,“关于某幼儿园家长在微信群内传言自己孩子已被嘉祥确定为内定生的言论,学校郑重声明:此言论严重不实,请大家理性甄别;学校将严格按照《成都市教育局关于做好2018年小学一年级新生入学工作的通知》(成教函【2018】18号)文件精神,规范开展招生入选工作”。

  

  在这份盖有“成都嘉祥外国语学校”红色公章的声明末尾,校方表示“欢迎社会监督”。  网友:这家幼儿园每月学费一万多  看了各方的回应,很多网友认为这件事还是需要继续彻查。首先,有网友爆料称,严某某就读的这所金苹果爱弥儿幼稚园,每月学费一万多,随后发出疑问,好像超过了“严书记”的工资上限了吧?

  

  

  那么这个幼稚园的消费真的这么高吗?有媒体找到成都24所金苹果幼稚园收费情况一览表,表上显示,这所幼稚园年收费11万左右一年,加上校车及其他杂费,一万多一个月确实没说假话。

  

  网友质疑:严书记住豪宅 妻子开公司?  此外,还有网友爆料,“严书记”家住成都誉峰小区↓

  

  记者搜索发现,这个誉峰小区在2014年开盘就卖完了,开盘价是21000元/平方米。

  

  还有网友质疑,严夫人有和严家人合开公司的嫌疑↓

  

  四川省纪委监委:已介入调查  网上各种信息直指“严书记”就是广安市委副书记严春风,对此,广安当地如何回应?记者拨打广安市委宣传部一位副部长的电话,接电话的男子说记者电话打错了,他不是什么宣传部副部长。随后挂断了电话。记者再换其他号码拨过去无人接听,短信也未回复。  据四川省纪委监委网站5月14日17时02分消息,四川省纪委监委近日已关注到网友反映“严春风舆情”相关情况,已及时介入调查核实。  此前,四川省委组织部一名工作人员于5月14日下午告诉记者,网络上的舆情他也注意到了,据其了解,在四川省范围来说,地级市层面,“姓严的书记只有广安的严春风书记。严书记是这个‘严书记’,但是网上说的具体情况还要了解。”  “严书记”,该出来走两步了  央视网评论认为:归根到底,一桩并不复杂的事件能够持续数日成为舆论焦点,信息的不对称难辞其咎。  无论“严书记”的真实身份为何,都无需遮掩和隐藏。  如果事实证明,“严书记”风波不过是误会一场,纯属子虚乌有,那么还“严书记”一个清白是理所应当。  如果“严书记”的财产来源确有问题,或者确曾利用职权为女儿开辟捷径,那么相关惩处绝不该缺位。

【来源:北京青年报】

编辑:宋舒悦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