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男子3万元卖掉“亲生”儿子 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星辰在线2018-05-14

  他卖掉“亲生”儿子

点击进入下一页

  图为本案庭审现场。

  俗话说,虎毒不食子。当今社会,“卖儿鬻女”更是被依法严厉打击的违法犯罪行为。近日,福建省龙岩市永定区人民法院就依法公开审理了李成拐卖儿童一案。而令人惊讶的是,李成所卖掉的正是他自己的“亲生”儿子,他本人也因此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1

  初恋如梦 相知难守

  李成的家乡在云南某个苗寨。从小由于家庭贫困,父亲整日酗酒,父母关系不好,在他5岁那年母亲离家出走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此后,作为家中长子的他,为了照顾弟弟妹妹,在12岁时便辍学回家,靠帮人打零工赚取家用。

  按照当地风俗,过了青春期的男女就可以相亲了。在李成十五岁那年,经过亲戚介绍,他认识了隔壁寨子的小英。小英眉清目秀,温柔大方,李成从第一次见到她时,就对她深深地着迷了,小英也对这个勤劳体贴的小伙儿心生好感。一来二去,两人的感情迅速升温。

  心底暗暗发誓非小英不娶的李成很快通过家里的长辈向小英家提亲,没想到却等来了一个让他始料未及的消息:小英的家人拒绝了他的提亲。

  心急如焚的李成来到寨子边上的槐树下,这里是他和小英经常约会的地点,左等右等也不见小英过来,李成决定去小英家里找她。

  “你过来做什么?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就你这样配得上我们家小英吗?你阿爸那个酒鬼除了喝酒还会做什么?看看你们家里里外外有一件像样的东西吗?以后再来纠缠我们家小英,我打断你的腿!”刚向小英的父亲说明来意,李成就被泼了一头冷水。得知小英已经去外地“过好日子”了,这时他才真正意识到他和小英之间的距离,是如此遥远。

  李成失魂落魄地回到寨子边的槐树下,“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长得好看又善良,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辫子粗又长……”李成一遍一遍地哼着这首小英最喜欢的歌,泪流满面。初恋对他来说就像梦境一样,残酷而清醒地破碎了。

  后来,为了生活,也为了离开伤心之地,李成经过寨子里的亲戚介绍,来到福建省龙海市打工。在这里,他认识了老家来的姑娘王小花。很快,两个人回到老家结婚生子,在第三个小孩出生后,他又独自一人回到龙海打工。小英在他脑海里已经逐渐淡去。

  2

  旧情如火 他乡重逢

  2008年夏天的一个下午,台风即将登陆。李成在菜市场买完菜回住处的途中,耳边突然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这声音虽然已是遥远的记忆,却令他魂牵梦萦,他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槐树下那张清秀的面庞。他瞬间有些恍惚地转过身来。

  “阿成?你……你是阿成?”

  “小英?你……”

  “是我啊,阿成。真想不到,在这里碰到你。”小英美丽的大眼睛里装满盈盈的笑靥。

  “你……你……还好吗?”

  “不好。”小英的双眸暗了一下,随即问道:“你现在要去哪儿?”

  “我刚买完菜准备回去做饭了。你呢?”看到心爱的女人皱着眉,李成的心不知不觉地揪了起来。

  说到现状,小英的眉皱得更深了,低下头沉默地摇了摇。李成才知道当年分开后,小英到广东、福建多地打工,最近小英刚刚离婚,而且没了工作。想到分别后这些年的遭遇,两个人相对无言。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回到李成的住处,两个人配合默契地做完饭,心不在焉地吃着。李成一点一点地品味着离别多年的相思之苦,他似乎有很多话要向小英说,却不知道从何说起,只得安静地听着小英细细述说这些年的心路历程,感受她的悲喜。当话题不经意间回到那棵槐树时,小英眼含热泪:“阿成哥,这些年只有你对我最好了,我……”

  李成心里早已懊恼不已,心爱的姑娘在受苦时,自己在哪里?当年自己为什么不去找她?为什么自己结婚这些年日子那么乏味?还不是因为他娶的人不是小英。而现在小英就在眼前,这是老天爷让他们在一起呀。尘封的感情像火一样被重新点燃,李成为小英租了房子,两人正式成为秘密情人。后来,两个人来到龙岩永定,在一家啤酒厂打工。

  3

  意外怀孕 合谋卖子

  “阿成,我怀孕了。”两个人在一起两个多月后的一天,小英突然告诉李成。

  该怎么办?李成想到自己家里还有三个孩子,就觉得头痛不已。自己微薄的薪水养活一大家人已是十分拮据,实在是不堪重负了,这个孩子无论如何不能要。

  “如果你不能和我结婚,我是不会要这个孩子的。我一个人无依无靠的,拿什么养活?”小英似乎猜到了李成的心思,直截了当地说。

  “你是知道的,我每个月的钱都要固定寄回家里去,最近开销比较大,我手上已经没什么钱了。这几天我抓紧想想办法,争取早点去把孩子打掉吧。”

  过了一段时间,李成还是没能借到钱。眼看着小英的肚子越来越大,小英每天都在催他,为此两个人没少生气。这天下了班,李成没有回去,而是到附近的一家小卖部看电视,他实在是不知道怎么面对小英了。

  在小卖部里,一群工友也在围坐着看电视,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听说本地人喜欢生娃,尤其是男娃,很多人拼了命也要生个男娃。”一个老乡说道。

  “那要是生不出来咋办嘛?”

  “那就买一个呗,男娃在这边很值钱的……”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工友们七嘴八舌地聊着,李成想到了小英肚子里的孩子。

  等大多数工友都已散去,小卖部只剩下一个叫林霞的当地阿姨时,李成试探着向林霞询问刚才工友们讨论的话题。

  “他们说的是真的,我老家就有个表弟,两口子生了两胎了,都是女娃儿。一家人做梦都想要个儿子,可算命的说了,他们这辈子没有生儿子的命。所以他们想抱养个儿子,不白抱,都会给钱的。”林霞告诉李成。

  李成听到这儿,脑子里灵光一现,立刻回家告诉了小英。

  小英一听,也来了精神。万一运气好生了个儿子,按当地“习惯”,这“收益”没准能抵得上打工好几年挣到的钱呢。这真是稳赚不赔的“好买卖”。

  “丑话说前头,这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钱我是要拿大头的。”小英直截了当地说。“是,是,‘老婆’辛苦了,应该的。”盘旋在心头的愁云被一扫而空,两人越想越开心。

  于是李成和小英又和好如初,李成每天精心伺候着小英,只等着瓜熟蒂落的那天。为了照顾小英,这年的春节,李成谎称要留厂值班,破天荒地没有回老家过年,留在永定专门照看小英的饮食起居。

  第二年,小英顺利地生下了一个孩子。让两个人高兴的是,真的生下了一个健康的男娃。

  两个人很快联系了林霞,让林霞帮忙联系了其在永定的表弟赵雄以及弟媳孙柔。双方商量后,约在李成家中见面。

  孙柔第一眼见到小宝就非常喜欢,伸手逗弄孩子,说:“这孩子长得好,皮肤那么白,比你们夫妻俩都白呢。”

  林霞在一旁也跟着笑:“是呢,这孩子养得好,奶水足,自然白得很。”

  孙柔说:“我能抱抱孩子吗?”小英冷笑一声,说:“钱拿来,孩子就立刻给你抱。”李成一听这话里带刺,用手肘碰碰小英,一脸陪笑道:“刚睡醒呢,人还迷糊着,你别介意,哈哈,这屋子热,我们到外屋喝茶去。”

  林霞也帮忙圆场道:“是了,以后都是一家人了,不急,不急,先喝茶去。”四人便起身往屋外走去。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终双方同意以36999元将一个月大的婴儿“送”给了赵雄夫妇,并约定以后两家人不再来往,断绝一切联系。签协议时,小英先写,然后推给李成,李成一看协议上她签了自己妻子的名字,先是疑惑,继而想到她还要嫁人,签上自己妻子的名字掩人耳目,也算是情理之中的事吧,便不再多说。

  小英数了数信封里的钱,确定是36999元后,便把孩子交到孙柔怀里。虽然早就做好准备了,但在孩子交给孙柔的一瞬间,李成还是有些依依不舍,只好咬着牙把脸转到一边去。

  赵雄夫妇虽已是小宝的“父母”,此刻心里却含着一丝歉意,一时不知如何安慰对方。林霞先打破了僵局:“小宝醒了呢,这双眼睛又大又黑,真像妈妈呢!”小英听了,看了看小宝,沉默地回里屋去了。

  赵雄夫妇抱着孩子离开后,小英就把6999元给了李成。

  李成口袋里揣着卖儿子的几千块钱,心里也不是滋味。他翻着手机里小宝的照片,知道自己这辈子都亏欠这个儿子了。

  小宝离开后第七天,傍晚时李成回到家里,却发现小英没有像以往那样做好饭菜坐在桌边等他一起吃饭,打电话也没接,等到晚上十点,他再打小英电话,已经关机了。他猛地从床上跳起来,打开衣柜,发现里面只有他的衣服,他这时才发现,屋子里所有关于小英和小宝的东西都不见了。

  “这样也好,走了也好。”李成喃喃自语道。他和小英能在异乡再续前缘就已经填补了他人生最大的遗憾,再说小英跟着他也没啥前途,两人本是“合伙做买卖”,现在“买卖”结束了,人也该散了。

  小英这个名字,便像是断了线的风筝,再也没有出现在李成的世界里。

  4

  锒铛入狱 悔之已晚

  “你是李成吗?我们是公安局的,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2017年9月,正在银行给家里人汇钱的李成被逮捕。这时,他才想起9年前那个被他“送走”的孩子。

  “他……好吗?”李成进入审讯室后一直沉默,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始说话,一开口他就先问了小宝的情况。

  公安民警说:“你既然还这么关心这个孩子,为什么忍心卖了。”

  “我,我……也不想的,可是我养不起呀。当年小宝被送走后,我还给那家打过电话,想见见小宝,可是那家人不同意。”

  “孩子是人,不是商品,即便是你生的,也不能随意买卖!”

  相比李成的沉默寡言,他的妻子王小花的情绪颇为激动:“不可能,你们说什么呢?我老公怎么会卖自己的孩子,没有,我家三个孩子,他都要的。”

  当公安民警把当年协议的复印件摆在王小花面前时,她愣住了,虽然她不识字,可是自己的名字、老公的名字,她是认得的。“这是我的名字,可这不是我写的,我没写!”

  公安民警把协议内容告诉王小花后,她仍然是一头雾水。9年前自己远在云南,怎么可能会和自己老公在福建签下这份协议呢?她想到这几天看的电视剧《回家的诱惑》里那个男的背着老婆在外面有了儿子,忽然噌的一声站了起来,骂道:“李成你怎么对得起我啊!”说完呜呜地哭了起来。

  结婚这么多年,李成对王小花虽然比不上电视里演得那样好,可也算得上知冷知热,对三个孩子更是没得说。寨里人都说李成见过大世面,比寨子里其他男人更懂心疼人,说王小花有福气。可是谁想到……

  这边,李成的情绪也忽然激动起来,因公安机关在接到群众举报后,经龙岩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鉴定,当年被他“送”出去后改名赵庭的小宝与李成并没有血缘关系。

  “不可能,你们说什么呢?小英从怀孕到分娩都是我陪着,那段时间我根本没有离开过永定,还有我左边耳朵后面有一颗黑痣,我三个孩子都没有,只有小宝有,他是最像我的孩子,怎么可能不是我的?”公安民警把鉴定报告递给李成,他反反复复看了十几遍,眼睛都直了,还不肯相信这个事实。

  “我,我图啥呀我!”李成心里五味杂陈,多年来的思念、愧疚被深深的悔恨所代替。

  “你有想过协议上的签字会连累你老婆吗?你已走上迷途,如果你老婆也因此受牵连,你的三个孩子、你的老父亲怎么办,这些你考虑过吗?”

  “我对不起小花,她和我结婚这么多年,我都没有好好待她,我当年是鬼迷心窍了,一心只想着别人……才同意她签下我老婆的名字,其实我老婆什么也不知道。”

  今年3月16日,永定区法院公开审理了李成涉嫌拐卖儿童一案。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李成以非法获利为目的,贩卖婴儿,其行为已构成拐卖儿童罪。遂判决被告人李成犯拐卖儿童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1万元,追缴违法所得36999元。

  “因为我自己不懂法,才做了这么荒唐的事。我对不起自己的家人,现在真的非常后悔。我现在只想好好改造,争取早点出来,能够好好照顾自己的家庭。我以后会好好教育我的子女,让他们学法、懂法,不要再像我一样违法犯罪。”在法庭上,李成痛心疾首地说道。(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普法讲堂

  把儿童当作商品来买卖,侵犯了儿童的人身自由权和人格尊严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四十条的规定,拐卖妇女、儿童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并处没收财产。拐卖儿童是指以出卖为目的,有拐骗、绑架、收买、贩卖、接送、中转儿童的行为之一的。

  本案中,不论李成是不是赵庭的亲生父亲,他的行为都已经触犯刑法,构成拐卖儿童罪。根据刑法规定,以非法获利为目的,出卖亲生子女的,应当以拐卖儿童罪论处,受到相应的法律处罚。

  在现实生活中,很多人以为自己作为孩子的亲生父母,将孩子“送”给他人抚养,并收取一定的报酬的行为是合理合法的。实际上这种认识是错误的,这种行为已经涉嫌拐卖儿童罪,将会受到法律制裁。

  “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对于买卖儿童的双方来说,都是违法犯罪行为。时下,很多人受到了重男轻女错误观念的影响,认为只有儿子才能传宗接代,存在着买‘儿子’来传宗接代的陋习,把姓氏的传承凌驾于血亲关系之上,种种错误的认识为拐卖儿童提供了市场。希望广大民众能够转变重男轻女的错误观念,从源头上杜绝拐卖儿童事件的发生。再次提醒大家,如果确实有需要收养儿童的,也一定要严格按照法律程序,通过合法渠道收养,以免因为‘不懂法’而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本案的主审法官郭华珍强调。

【来源:人民法院报】

编辑:宋舒悦
用户评论